2009-09-15

【TOM】圣炎与匿光(未完,缓慢更新)

ルクセネテイルズMIXの駄文
还是忍不住先弄上来了,知道的人都知道会是什么CP…
试发部分很(到目前为止)很正常,放心食用吧…
十五号更新(躺
(试发)
清晨的阳光越过树木茂密的枝叶撒在法布雷家的庭院里,伴着鸟儿的鸣叫声,给这个冰冷的大宅增添了不少生气。
一个小小的人儿从主屋跑了出来,半长的红发甩在身后,纵身一跃融入这片绿色之中。
卢克冯法布雷为数不多的优点之一,就是他从不赖床。
以前的他也和一般小孩一样,偶尔也会窝在被子里不肯起来。如果有人想要叫醒他,下场都是被这个任性的小少爷给臭骂一顿。
那天也是一样。
卢克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一个团,拒绝着外面所有的冷空气。被窝对他有着巨大的诱惑力,那份温暖似乎让他忘记了什么…
外面似乎传来女仆的惊叫…卧室的门被打开…有沉稳的脚步声由远至近地传来…
“路克大人,您该起床了。”
“吵死了,给我滚…!”
“…失礼。”
被子一下子被掀开,突如其来的寒冷让路克打了一个大大的寒噤。
“畜生你在做什么?!”口里骂着难听的话,路克伸出手试图夺回被子,却被对方轻轻一扯,就从床上摔了下来。
“在下是梵,今天起将担任你的剑术导师。路克大人,我想我最先应该教授你的,是如何以礼待人。”
眼前的男人语气平静,却散发着一种不容置疑的威严。被震慑到的路克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。
这就是他和梵的初次相遇。
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,路克发现梵不是一个讨厌的男人,相反地很得自己的信任。他不会一味地宠溺或苛求自己,只要是他的教导,自己就一定会听进去,而且他本身的实力更是令人无法置喙。
不知不觉,梵在路克心中的地位已经变得至高无上。路克养成的早起的习惯,也是为了不错过梵的授课。
今天也是个好天气。不知道梵师父会教些什么呢?小路克兴奋地想着,把身体陷在修整得整整齐齐的草坪上,呼吸着清晨的新鲜空气,满怀期待地等着那熟悉的脚步声接近自己。
“啪嗒。”
不算沉重的脚步声。不像是梵的,反而像是…
“呦,路克。今天也挺早的嘛?”
是凯。
只比自己大了四岁,却已经将剑技使得出神入化的法布雷家的使用人。路克自懂事起几乎就和他在一起,所以两人说话也不会很拘束,凯也是少数能压制住路克任性的人之一。
“没错!我才不想错过梵老师的课咧!”路克单手叉腰,拍了拍胸脯。
凯却露出了一脸疑惑。“?梵将军的话,刚刚已经看见他通过大厅了…?”
“啥?!梵老师已经到了?你怎么不早说嘛凯!”
“咦,等,路克…!”
面前的人儿已经不见了踪影。
“现在不是你去的时候啊…哈啊…”
凯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。
路克脚步匆匆地穿过走廊,远远地就看见站在大厅当中的梵的背影。
“梵老师!”
听见了来自身后的呼唤,梵转过身来,看着路克跑向自己。
“路克大人,来得正好。”
“哦?这就是你所说的路克么。”
一个完全陌生的成熟嗓音。除父母、王族和凯之外,他是第一次听见有人不对他用敬语的。
“你…你是谁啊?”碍于梵在场,路克咽下了想脱口而出的不雅之词,抬头打量起眼前的这位“无礼之徒”。
比梵还要高出许多的壮硕身材,红色基调的铠甲覆盖了全身,可能是黑褐色的肌肤和深刻的脸型,他让人感觉到了一种无形的强大压力。
路克不由自主地往梵身后缩了缩。
他不是帕奇卡尔的人。从他的衣装和相貌就能看得出来。
“路克大人,我向你介绍,这位是盟国——库鲁扎多王统国的第三皇子,巴兹拉夫大人。”
“烦琐的介绍还是免了,我们还是单刀直入吧。”巴兹拉夫挥挥手阻止了梵继续往下说。他居高临下地看着路克,锐利的眼神刺得路克心里发毛。
“我们需要知道,‘圣焰’他是否如预言一般强大。”
扑嗵。
“毕竟我们国家是讲究实力的现实主义。如果圣焰只是个单纯的小鬼的话,我觉得我们国家没有必要和一个弱小的国家结盟。”
路克听得见自己的心跳声。
圣焰--他的名字,他的地位,他的人生。因为圣焰,他被禁锢在一个名为预言的框框里,得到了荣华富贵,失去了自由。
他为了他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,现在却有人来怀疑他的存在价值…?!
“巴兹拉夫大人,请注意自己的言论。您现在毕竟是在我们的国家,我希望您的行为能让我们双方都不感到困扰。”梵他虽然一脸平静,但他的手却一直握在刀柄上。
“哈哈哈,抱歉,我们国家的人就是比较喜欢直来直去,说了什么失礼的话还请见谅了。不过话说回来…”巴兹拉夫话锋一转,“圣焰啊,能让我确认一下真伪吗?”
“…!”梵一惊,伸出手来护住了路克。“巴兹拉夫大人,路克他还是个孩子…!”
“…从刚刚开始就说个不停的烦死了…!”
“路克…!”
推开了梵的手,路克的小脸充满了愤怒的神情,看着巴兹拉夫的眼神甚至灌入了恨意。
“你随便怎么试我都行!放马过来吧混蛋!”
“哈哈哈哈!好!这才够爽快!”巴兹拉夫仰头大笑几声,吐出了不冷不热的赞赏话语。
“那么,为了公平起见,我们这边也排一个小孩做对手吧。”
咔嗒。
路克发现一个年龄相仿的孩子从巴兹拉夫背后走了出来,之前却完全没有察觉他存在的气息。
“塞内尔·库利奇,如果你能打败他,我就承认你的实力。”巴兹拉夫这么说道。

法布雷大宅的花园中心,两个孩子已经站上了各自的位置。
路克手持练习用的木剑,毫不压抑自己向外散发的怒气。
而另一个孩子--塞内尔则只是平静地站在那里,没被对方的气势吓倒一分。
“梵将军,路克不会有问题吗?”凯在一旁不无担心地说。
“路克有很好的剑术天赋,他现在的实力已经可以和普通青年无异。”我们只需要看下去。梵这么对凯说。
但聪明如凯自然明白,刚才梵所陈述的事实里,没有一项是用来安抚他的不安的。

巴兹拉夫瞥了一眼路克手中的木剑,哼笑了一声:“怎么,圣焰大人居然拿这等玩具来接受挑战?尽管拿出真刀实枪吧,我们这边可是一点也不介意。”
言外之意就是,路克他伤不了那个叫塞内尔的孩子一分一毫…吗…
凯蹙着眉头,看着把手中木剑越握越紧的路克,心中暗暗祈祷他不会失去应有的冷静。

梵走到了两人中间,单手高举--
“开始!”
“喝啊啊!”路克爆出一声大吼,三步来到了塞内尔眼前,对准了他的肩部来了一个下劈--
可塞内尔只是将身子一侧,剑风吹过他的银发,露出他海色的眼睛。
“可恶…!”路克止住去势,迅速地将剑往反方向一提,目标则换成了塞内尔的腰部。
而这次,也被塞内尔一个小后跳轻轻地避了过去。
接下来的时间,差不多都是路克不断地进攻,塞内尔不断地闪避。
“不好了。”凯不由得轻语出声。
路克本来就是个少爷。既使经过了梵将军的锻炼,还是极度缺乏耐力。一开始就马力全开的他,如今的提剑姿势已经明显力不从心。再加上至今为止的一击未中,剑风已经混乱了。
而对方的少年,至今没有摆出战斗姿势。
“哈啊…!哈啊…!”汗珠不断从脸旁滑落。身体已经疲惫不堪,可是肚子里的无名之火却还是熊熊燃烧着。
“什么嘛,明明看起来和我一样高,明明看起来这么瘦…这家伙…好强…!”
劣等感。
路克少爷头一次体验到这样强烈的劣等感。
明明自己是在认真和他决胜负,他却像在耍自己一样,把攻击化解掉,却一点也不打算还击。
身体好重。
眼睛好模糊。
头好晕…………?

不,不对…!
“头…头好痛…!”
木剑从手中掉落,路克双手抱住头,用痛苦至扭曲的声音断断续续地说着。
“路克…?!”
凯刚想上去查看他的情形,却发现一道橙黄色的光笼罩在路克周围。
梵瞪大了眼睛。
“圣焰的觉醒…是吗…?”
巴兹拉夫上扬了嘴角。

塞内尔眼里略过一道悲哀的神采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打斗不小心又多写了对不起,这一回的发展又超出了我的想象对不起。
它居然还没完真是…对不起…

theme : Tales Of大穿越~角色乱配萌
genre : 游戏娱乐

发表留言

只对管理员显示

没...没了...么...TVT

还…还有的…!

看不到了TVT
我明天出发了...OTLLL

用手机看嘛…!我会想你的…!
留言往这里-v-(一周看一次)
链接
管理者专用
搜索栏
RSS链接
mail

名前:
メールアドレス:
タイトル:
内容: